当前位置:月艺图文站 > 文艺 > 正文内容

人言野花香,我说娇妻美

字体+ 编辑:小说大爆炸 来源:月艺图文站所属栏目:文艺2018-02-05 21:34:18我要评论

还好么    “等等——”    权诗洁抱着一叠设计稿,赶在电梯门关上的最后一秒,侧身挤了进去。    这才发现电梯里只有一个人,不好意思地朝着他笑了笑,却在抬...

还好么

“等等——”

权诗洁抱着一叠设计稿,赶在电梯门关上的最后一秒,侧身挤了进去。

这才发现电梯里只有一个人,不好意思地朝着他笑了笑,却在抬头的瞬间呆在了原地,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男人啊?权诗洁觉着自己的眼中冒出了红心。

暖黄色的灯光照在他的黑色西装上散发着淡淡的光晕,让他整个人看起来熠熠生辉,完美的身材,搭上他那张轮廓分明的脸,是迷倒万千少女,一点也不过分。

权诗洁脱口而出,“你是今来拍广告的model?”

然而,那个男人浑身散发着冰冷的气息,甚至都没有看她一眼,回应她的只有沉默。

蜜汁尴尬的气氛在狭窄的电梯间的肆意弥漫,权诗洁缩了缩脖子,收回了脸上的笑容,心中早已将身边的男人唾弃了千百遍,“呸!不就是长的好看,有什么了不起!”

“这电梯怎么还没到?”权诗洁再也不想和身边这高冷傲慢的男人共处一室,眼睛盯着楼层指示灯的变化,因为等的不耐烦,甚至还轻轻跺了跺脚。

“哐当——”脚下剧烈的震颤是权诗洁所料未及的。

呐!她发誓她只是轻轻跺了跺脚,这是什么情况!但根本没给她反应的时间。

电梯在剧烈的震颤过后突然下坠,失重的感觉让权诗洁心跳一阵加速,她盯着指示灯的变化,显然已经跟不上下坠的速度,她迅速地将所有楼层全部按了一遍。

头顶的灯泡,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接连闪了好几下,终于熄灭了。

“啊——”电梯间瞬间陷入了黑暗,与此同时,电梯也停止了坠落。

权诗洁尖叫过后,抚了抚心脏,渐渐平复下来,也许是自己按的楼层起到了作用,也许是电梯启动了保护装置,失重的感觉已经消失了,尽管周围一片黑暗,但她知道自己没死。

她这才想起电梯间里还有一个人,但从电梯故障开始,他就没有发出任何声音,甚至没有任何动作,像是一个死人……

权诗洁打了一个寒颤,各种关于橱窗model的鬼故事在脑海中纷涌而至。

“呸呸呸!”她脑海中一闪而过的是她按下楼层时,余光瞥到的那张惨白的脸,手肘往男人所在的地方戳了戳,好心地问了一句,“喂!你没事吧!”

空气?权诗洁不信这个邪,伸手乱摸了一圈,还是没有摸到人!这下她的脊背都凉了,秉持着就算是鬼也要找到他的信念,她大声地喊道,“喂!你还好么?你在哪里!”

然而,回应她的依旧只有沉默,像是想起了什么,她拿出了包中的手机,尽管没有信号,但她还是借着手机的灯光,找到了缩在角落的那个男人。

“你还好么?”她用手机的光晃了一下那个男人,最后停在了他惨白的脸上。

权诗洁一下就懵逼了,他俊美的脸上挂满了眼泪,如同星辰般璀璨的眼睛里全是恐惧,她轻轻咳了一声,“我,我一个女孩子都没有哭,你这样不太好吧?”

男人依旧没有话,只是瑟瑟发抖着,不断流下眼泪。

这下气氛比刚才还尴尬了,权诗洁对于女孩子哭一向都是手足无措,更别还是一个陌生男人在她面前掉眼泪,她叹了一口气,“你别哭了,一会就有人来救我们的!”

为了保存电量,她关了手电的光,却没想到电梯里一黑下来,就听见了男人大口大口的喘息,还有痛苦的低吟,似乎触碰到了什么折磨的记忆,“不要——”

权诗洁的心一下紧紧揪起,但她知道这时候一定不能浪费手机的电量,干脆蹲下身去,抱住了那具紧紧颤抖的身体,轻轻地拍着他的背,“你别怕,有我陪着你。”

她不知道这个男人经历过什么,但她听过一种幽闭恐惧症的病,一边轻轻安抚着他的情绪,一边温暖着他几乎失去温度的身体,冰凉的眼泪滴在她的肩上。

男人的身体果然渐渐安静下来,头靠在她的肩上,轻轻了一声,“谢谢。”

权诗洁的脸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而这时电梯门打开,透进了大把的阳光。

她还没松一口气,手机铃声就响了起来,一看见顾莎莎三个字,她心中就一阵紧张,再也顾不上什么电梯故障,搭救美男的事情,抱起设计稿就朝着楼梯间窜去。

——完了完了,顾莎莎一定会骂死她的!

她可不是什么如花似玉,弱不经风的男model,迟到的话,她这个月奖金就泡汤了。

果然,她刚出现在秀场,就迎来了顾莎莎劈头盖脸一顿臭骂,她声地解释着,“我又不是故意迟到的,因为上来的时候电梯出故障了。”

“出故障?怎么我上来的时候好好的,偏偏你上来的时候就出问题?”顾莎莎瞪了她一眼,不耐烦地伸出手,“这个月的设计稿带来了么?我急着用。”

权诗洁赶紧点了点头,将怀中的设计稿拿了出来,却迟迟没有放在顾莎莎的手上,她咬着下唇,眼中闪过了一抹不舍,这些都是她这个月的心血。

顾莎莎并不会管那么多,直接从她手中抢过了设计稿,转身就朝着秀场的展台走去,朝着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男人嫣然一笑,“夏总,这些都是我最近的作品,您看看怎么样?”

权诗洁眼睛都不眨的盯着那个方向,生怕她的作品得到什么不好的评价,但转念一想,这些作品现在都已经是别人的,什么评价都和自己无关,又转头看向了窗外。

反正自己就是一个设计师,只要作品能得到认可,写谁的名字都无所谓吧。

“权诗洁,去给我倒杯水来。”

权诗洁叹了一声气,顾莎莎这个女人,为了满足她那高高在上的虚荣心,只要一有机会就对自己呼来换去,偏偏自己还有把柄在她手上,不管她做什么都得听命于她。

她端着水回来时,刚好听见了夏总对作品的批评,顾莎莎的脸色一下就黑了下来,当场不好发作,等夏总他们离开之后,直接将设计稿砸在了权诗洁头上。

“你看看你设计的什么东西!影响了公司的业绩,你就等着被炒鱿鱼吧!”

刚才不是很厉害么

顾莎莎的高跟鞋踩过了那散落一地的设计稿,转眼间就消失在了秀场。

权诗洁顾不上头上流下的血,蹲下身体,一张张的捡起她的作品,心酸和委屈瞬间涌上了胸口,堵得她喘不过气,但她并不能像顾莎莎一样想走就走。

秀场结束后,她还得回来收拾东西,只能含着眼泪,抱着设计稿走到了楼梯间。

顾莎莎是她的上司,国内知名的珠宝设计师,但没人知道她那些大卖的作品,都是自己辛苦画出的设计,出去也没人信。

反正作品卖的好,全是她的功劳,作品卖的不好,全是自己的设计。

风吹来时,她再也忍不住,眼泪顺着白皙的脸庞不断滑落,手指捏紧了自己的作品,她承认,这个月的作品中她留下了一张最好看的,夹在了画夹的封面里。

其实她对自己的任何作品都不敷衍,顾莎莎拿走她得意的作品也不是一件两件,但这张作品,顾莎莎从画夹中抽出了那张水晶项链手稿,她实在舍不得把它让出去。

陆过从十楼上来的时候,刚好经过了权诗洁,刚经历过电梯故障,他再也不敢乘坐电梯,想着反正那个家伙也是走的楼梯间,自己也不赶时间,慢慢爬上来不定能遇见她。

起来那个家伙还真是特别,原本被人撞到这种丢脸的事情,自己一定会找个理由杀人灭口的,但如果是那个花痴,倒也不算是那么讨厌,可能因为她身上有种阳光的味道?

楼梯间里传来隐隐的啜泣,陆过抬起头就看见了……这不是刚才那个花痴女人么?这是上安排给他报仇的机会?他心中闪过了一丝错然,紧接着冒出了浓浓的好奇心。

居然有事情可以让那个在电梯坠落瞬间还能一口气按下所有楼层的女人掉眼泪?

“喂,你刚才不是很厉害么?现在怎么一个人躲在这里?”

权诗洁迅速抹掉了脸上的眼泪,这才发现来人是电梯间里的男model,但和刚才给人的感觉完全不同,阳光下的他看起来更加闪耀,最重要的是他还散发着张扬的气场……

如果不是刚才见过,她完全想象不到面前这个和电梯里的是同一个人。

“权诗洁,快上来收拾你们公司的展品。”

秀场的通往楼梯间的门被推开,一个脑袋伸出来叫道,权诗洁再一次扔下面前的男人,抱起设计稿飞快地上楼,完全没注意到从她膝盖上飘落的那张项链手稿。

一之内连续被同一个人抛弃两次的感觉,让陆过的脸色黑了下来,尽管这个女人不是故意的,但不知为何,心中又涌出她在电梯推开自己离开时,那种依恋的不舍。

等等——地上这是什么?陆过捡起了地上的手稿,眼前不由一亮,那个花痴叫什么来着?他拿出了口袋中的手机,按下了一个号码,“给我调查一个人,权……诗洁。”

权诗洁收拾完东西回到公司时已经黑了,偌大的办公层中就剩下了她一个人,她没有开灯,借着窗外的灯光,打开了画夹,看过那一张张设计,突然意识到……

她居然把那张水晶项链的手稿弄丢了!她把画夹翻过来覆过去找了三遍,就是没看见那张设计,顿时有些欲哭无泪,垂头丧气地瘫在了地上,叹了一口气。

果然,得意的设计都和自己无缘,好不容易耍一次心机,还把作品给弄丢了。

她失魂落魄地走出公司,这才发现色阴沉,没过多久就下起了大雨,这个时候公交车都已经下班了,她淋了一路的雨,都没有搭上一辆车。

权诗洁将设计稿放在包里,紧紧抱在怀里,宁愿淋湿自己也不愿意把包顶在头上淋湿作品,但屋漏偏逢连夜雨,过马路的时候,一辆车飞速驶过,溅了她一身的水。

她再也忍不住,对着那辆车的背影骂了起来,却看见车在前方路口调了一个头,很快就回来,追上了她,看见那辆车的车标,权诗洁倒吸了一口凉气。

就算她给顾莎莎打一辈子的工,也不见得能买得起这辆车的一个轮胎,下意识地就朝着别的路口撒腿就跑,但她怎么可能是跑车的对手。

一分钟之后,她就在下一个路口被那辆车拦住,车窗降了下来。

权诗洁抱着作品瑟瑟发抖,嘴上还念叨着,“我不过就是骂了你两句,至于追我两条街么?再是你不长……是你先溅了我一身水的。”

“是我不长眼睛没看见你在路边,我这不是追上来给你道歉了么。”一个温和的声音在权诗洁耳边响起,她愣了一下,又听见他,“上车吧,我送你回去。”

权诗洁犹豫了一下,也不是担心他一个豪车车主会对自己有什么不轨的举动,只是她看了看自己,难为情地道,“那个,我全身都湿了,弄脏你的车多不好意思。”

“没关系,大不了换一辆,你一个女孩子淋感冒就不好了,上车吧。”

权诗洁最后还是坐在了那辆价值上几千万的跑车上,这才发现车主看起来似乎有些眼熟,但又想不起在哪里见过,不禁嘲笑着自己看多了,她的世界里,还没有这样的人呢。

“诗洁?你是权诗洁?”男人温和的声音中染上了几分惊喜,“你还记得我么?”

权诗洁愣了一下,这个男人竟然认识自己?但她翻遍了记忆,也想不起来这个看起来温柔又多金的帅哥究竟是谁,挠头挠湿漉漉的头发,“不好意思,请问你是?”

“我是左木,学的时候我们还坐过半年的同桌。”男人看着权诗洁,一双桃花眼中闪着惊喜的光彩,“你刚下班?还没吃饭吧,我请你吃饭。”

“啊?”权诗洁被他这一连串的话弄的有些头晕,这才想起来她似乎是有一个叫左木的同桌,“啊,我想起来了,就是你你住在外婆家,后来又被爸妈送到国外去了对吧?”

话之间,左木已经把车停在了一家高级餐厅的门口,权诗洁也不好意思再拒绝,两个人边吃边聊起了时候的事情,当得知她是珠宝设计后,左木的眼睛立刻亮了起来。

“刚好我最近打算投资一家珠宝设计工作室,要不诗洁你干脆来跟着我干吧?”

1.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权威网站,内容具合法性,如需删除请联系我们;邮箱:exzmfltmlmpa02@163.com

2.文章内容并不代表八卦来了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文章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看下方免责声明或联系删除;

相关推荐相关推荐
  • 刘雯剪短发现身机场,这身衣服估计也就只有她能驾驭了

    刘雯剪短发现身机场,这身

  • 榆林失联大学生乔帅最新消息,发现疑似男尸!

    榆林失联大学生乔帅最新消

  • 又一逃犯因看张学友巡回演唱会被抓,张学友:多谢他来看我的演唱会

    又一逃犯因看张学友巡回演

  • 搞笑GIF趣图:汪星人为了不剪指甲,洪荒之力都使出来了

    搞笑GIF趣图:汪星人为

  • 《刺激战场》“逆天运气”才会有的四大称号?最后一个堪称奇迹!

    《刺激战场》“逆天运气”

  • 搞笑gif图:我的天!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奇迹!

    搞笑gif图:我的天!简

  • 秦海璐《楼外楼》今晚收官 李春贤含泪为丈夫送行

    秦海璐《楼外楼》今晚收官

  • “校草”吴磊身穿校服网友:仿佛置身于偶像剧

    “校草”吴磊身穿校服网友

热门话题热门话题
  • 刘雯剪短发现身机场,这身衣服估计也就只有她能驾驭了

    刘雯剪短发现身机场,这身

  • 榆林失联大学生乔帅最新消息,发现疑似男尸!

    榆林失联大学生乔帅最新消

  • 又一逃犯因看张学友巡回演唱会被抓,张学友:多谢他来看我的演唱会

    又一逃犯因看张学友巡回演

  • 搞笑GIF趣图:汪星人为了不剪指甲,洪荒之力都使出来了

    搞笑GIF趣图:汪星人为

  • 小学二年级数学米、分米和毫米专项练习

    小学二年级数学米、分米和

  • 爆笑GIF:美女你能不能文明点,你这样让我们这群单身狗怎么看

    爆笑GIF:美女你能不能

  • 当孩子有这些特征,长大后可能会变得很叛逆,中两点就要赶紧改了

    当孩子有这些特征,长大后

  • 史上最全的旅游最佳时间表,送给爱旅游的你!喜欢记得收藏哦

    史上最全的旅游最佳时间表